“给我一个机器人,我就能阻止人类变成机器人”

Admin 2020-12-18 6:29:50

是否通过落实机器人技术使人类摆脱机器人般的工作?Balyo 认为,这是促使人类返璞归真,在地球上占据更高地位的关键,也是促进人类与机器和谐共存的关键

技术已经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社会——我们的生活方式、我们的思维方式,以及我们行使公民身份的方式。我们越来越融入社区群体的社会结构,城市与农村之间的文化差距从未缩小到如今的地步,通信强大,交通发达,世界看起来非常狭小。然而,我们却总是认为我们的生活错失了变得更好的机会,无论是在质量上,还是在附加值上。

与 50 年前,甚至 20 年前相比,如今的生活更加便利,但我们深陷各种狂热的日常生活和无处不在的“压力”却如影随形,大幅降低了我们的生活质量,这也是当下用来定义人们心理状况的一个常用词汇。技术改变了生活,让生活变得更便利。但这并没让我们感受到充分的舒适,甚至有点怀念过去。

“如今,生活得更好是为了逃避技术的进步”,记者兼地理学家 Sylvain Tesson 这样说道,完美总结了一种日益普遍的感受。

为什么会这样?我们怎样才能协调技术的进步与人类的幸福和繁荣生息呢?我们真的能做到吗?

Balyo 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答案,弥合了潜力与恐惧之间的缝隙,那就是缔结人类史上最完美的婚姻:人类与机器的婚姻。

理想的同居生活——一切各安其位

Balyo 的愿景始终未变:技术必须有益于人类,否则它将无法长远地持续发展。当 Balyo 创造出第一台在仓库中实现车辆自动驾驶的机器人时,就明白这项技术将会改变世界。

为什么?因为它能把人们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,从人工转变到机器人意味着工作理念的革命,它会强化人类的作用,而不是削弱。

这就是 Balyo 希望传达给人类的主旨:让人类发挥惊人的大脑潜能,定义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,巩固自己身为人类的积极作用。与机器人同行,让机器人为我们效力,挖掘更大可能性。

利用机器人技术完成任务,使人类摆脱机器人般的工作

创造机器人的初衷是为了代替人类劳动,以及在日常生活中提供协助。“机器人”这个词是由捷克画家兼作家 Joseph Čapek 发明的,后因其兄弟 Karel 而广为流传,因为 Karel 在自己 1920 年出版的一部戏剧中首次使用了这个词。词源来自捷克语“机器人”,意思是“农奴的劳作”,与奴隶劳动的概念有关。机器人在人类社会中的地位确凿无疑,它陪伴人类——而非与人类对立。

工业革命以来,人类因为劳作方式的日益机械化而受益,全世界人类的财富、福祉和生活质量都得到了大幅增长。那么,制止这种发展进步,继续从事把人类变成机器人的工作,有意义吗?我们所生活的社会中,机器人无疑已经属于生活的一部分,它们是如此深刻融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,我们甚至遗忘了它们的存在。尽管机器人如同未知且遥远的事物一样令我们恐惧,但我们无法想象自己会舍弃它们,哪怕只有一天。

因此,人与机器和谐共存,才是唯一可行的出路。推动变革总是艰难且漫长的。我们需要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,让人们明白,机器人是为人类提供服务的。它们更灵活、更安全,更能简化工业流程。

机器人会“阻止我们变成机器人”,帮助我们挣脱现代形式的奴役,挣脱禁锢思想和自由意志的枷锁。——Balyo 董事长 Fabien Bardinet

我们都需要尽己所能,重塑世界,顺从人类的本质,创建一个更平等、可持续和更包容的社会。

就从今天开始。